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方水土

*******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朋友是  

2005-12-01 22:20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朋友是缕清凉的风

 

朋友是个尊贵的称呼。

因为只我一个孩子,小时候我是父母的最爱。父亲很严厉,但对我只用瞪眼表示不满。

上学了,我体弱多病,又瘦小干枯,老师对我疼爱有加——年幼的我好像从来就没有被人批评过。

文革中我被迫失学,那时总是觉得头顶的天空是口巨大的锅。

为了生存,我不得不投入命运为我安排好的广阔天地。但是我非常郁闷,原本就不爱多说话的我更沉默寡言了。

那一天锄地,我的身边是同街的玉珠姑姑。因为年轻手快,我们把其他人落得远远的。坐在田埂上等其他人的时候,她忽而郑重地看着我问:你学习那么好为什么不去上学?

我嘴硬:“学谁没上过,上了将来也得拉地”。

“你糊涂!”

玉珠姑姑二话没说拿起锄头走到前面去了。我觉得她好没意思,我念书关你什么事!

说来也巧,那晚看电影,我恰恰站在她身边。等我意识到是她想溜的时候她却说话了:

第一,你怎么知道你爸爸像他们说的那样(因为父亲坐过国民党的牢,被人诬陷成叛徒)。第二,即使是你爸爸有问题关你什么事?

那一晚我失眠了。

后来我硬着头皮找了当时管理学校的老贫农,言不由衷地表态“和父亲划清界限”。

那以后,我又一次走进了学校。

 

每每听到人说普及九年义务教育,我都会不自觉地想起我自己。小小一个普通中学,我却经历了几次三番的努力才如愿。而等我好不容易走进去的时候,学校已经开学半个月了。

尽管如此,除了同村伙伴,没有人知道我的出身,我非常愉快。但我又好害怕,别的同学彼此都熟悉了,而我却感觉很陌生。

为了走进大家,我把许多时间都交给了与同学交往。

那一天大概是自习课,我又在与同学说话,耳畔班主任摔出一声惊雷:不想念书还插班干吗!

那一刻,我无地自容!

那以后有许多时候,我的耳边都会响起这句话。

那一晚我又失眠了,从那天开始,我收敛了自己。那以后,我又成了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

 

在人生的旅途中,有那么些人,他们永远如暑期的一缕清风,使我们清醒,也使我们明智。有了他们,失败的时候,我们不至于沉沦;得意的时候,我们也不至于忘乎所以。

这样的人,他们年长也罢,地位高也罢;男人也罢,女同胞也罢,我一概视之为朋友!

 

 

2005-7-2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